<video id="vkvnk"></video>
<rp id="vkvnk"></rp>

          1. 成語大全首頁
          2. 古籍鑒賞
          3. 唐姚思「陳書卷三列傳」部分譯文

          唐姚思「陳書卷三列傳」部分譯文

          侯瑱字伯玉,巴西充國人。父親侯弘遠,世代為西蜀首領豪杰。蜀的叛賊張文萼占據白崖山,有人馬一萬,梁朝益州刺史、鄱陽王蕭范命令侯弘遠討伐他。侯弘遠戰死,侯瑱堅持請求替父親報仇,每次作戰都在前沖鋒陷陣,于是殺了張文萼,因此被眾人所知。因為侍奉蕭范

          部分譯文

            侯瑱字伯玉,巴西充國人。父親侯弘遠,世代為西蜀首領豪杰。蜀的叛賊張文萼占據白崖山,有人馬一萬,梁朝益州刺史、鄱陽王蕭范命令侯弘遠討伐他。侯弘遠戰死,侯瑱堅持請求替父親報仇,每次作戰都在前沖鋒陷陣,于是殺了張文萼,因此被眾人所知。因為侍奉蕭范,蕭范委任他為將帥,山谷中的夷獠有不歸附的,都派侯瑱去征討。因多次立功被授職為輕車府中兵參軍、晉康太守。蕭范任雍州刺史時,侯瑱被任命為超武將軍、馮翊太守。蕭范遷職鎮守合肥,侯瑱又跟隨他。

            侯景圍攻臺城,蕭范于是派侯瑱輔佐他的大兒子蕭嗣,去援救京都。京城陷落,侯瑱和蕭嗣退回合肥,又隨蕭范去鎮守湓城。不久蕭范和蕭嗣都去世了,侯瑱統率他們的人馬,投靠豫章太守莊鐵。莊鐵懷疑他,侯瑱害怕,不能安寧,假裝拉莊鐵商量事情,借此機會殺了他,據有豫章之地。

            侯景的部將于慶向南侵奪地盤到豫章,城邑被攻下,侯瑱走投無路,于是向于慶投降。于慶把侯瑱送到侯景處,侯景因為侯瑱和自己同姓,委身為宗族,待他很厚,把他的妻子兒女和弟弟留作人質。派侯瑱隨于慶去平定蠡南各郡。

            到侯景在巴陵戰敗時,侯景的部將宋子仙、任約等都被西軍俘虜,侯瑱于是殺了侯景的黨羽來響應義軍,侯景也把他的妻子兒女和弟弟全部殺死。梁元帝任命侯瑱為武臣將軍、南兗州刺史,封他為郫縣侯,食邑一千戶。又跟隨王僧辯討伐侯景,一直為前鋒,每戰皆勝。收復臺城后,侯景逃向吳郡,王僧辯派侯瑱帶兵追擊,與侯景在吳松江交戰,大敗侯景,繳獲了侯景的全部軍器。又進軍錢塘,侯景的部將謝答仁、呂子榮等都投降。按功勞被授職為南豫州刺史,在姑熟鎮守。

            承圣二年(553),北齊派郭元建從濡須而出,王僧辯派侯瑱帶領三千披甲士兵,在東關筑壘抵御,大敗郭元建。侯瑱被任命為使持節、鎮北將軍,送給一部鼓吹,食邑增至二千戶。

            西魏進攻荊州,王僧辯派侯瑱為前軍,赴援荊州,還沒有趕到,荊州就已陷落,侯瑱去九江,護衛晉安王回都城,承皇帝旨意以侯瑱為侍中,使持節,都督江州、晉州、吳州、齊州四州諸軍事,江州刺史,改封侯瑱為康樂縣公,食邑五千戶,晉號車騎將軍。司徒盧法和占據郢州,帶領北齊兵進犯,于是派侯瑱統率眾軍向西討伐,還沒有到達,盧法和率領所部人馬北渡進入北齊。北齊派慕容恃德在夏首鎮守,侯瑱勒馬引兵西還,水陸聯攻,慕容恃德糧食沒有了,求和,侯瑱返回鎮守豫章。

            王僧辯派他弟弟王僧忄音率軍和侯瑱共同討伐蕭勃,到高祖殺王僧辯時,王僧忄音暗地里想圖謀侯瑱并奪取他的軍隊,侯瑱知道后,全部拘捕了王僧忄音的同黨,王僧忄音逃奔北齊。

            紹泰二年(556),侯瑱以原來的稱號晉升為開府儀同三司,其他官銜不變。此時,侯瑱占據中游,兵力強盛,又因為原來侍奉王僧辯,雖然表面上表示臣服,但實際上沒有入朝的意思。起先,余孝頃任豫章太守,到侯瑱鎮守豫章后,余孝頃就在新吳縣另立城柵,與侯瑱對峙。侯瑱把軍人的妻子兒女留在豫章,命令堂弟侯觺主持后事,自己率全部人馬攻打余孝頃。從夏天到冬天,未能攻克,于是長久圍困,把他的莊稼全部收獲。侯觺和他的部下俟方兒不和,俟方兒生氣,率領所部人馬攻打侯觺,虜掠了侯瑱軍府的妓妾和金玉,歸依高祖。侯瑱已經失去了根本,軍隊就都潰散,輕捷地回到豫章,豫章人阻止他們,又去到湓城,投奔侯瑱的部將焦僧度。焦僧度勸侯瑱投奔北齊,侯瑱認為高祖寬宏大量,一定能夠寬容自己,于是去高祖的殿堂請罪,高祖恢復了他的爵位。

            永定元年(557),任命侯瑱為侍中、車騎將軍。二年,升任司空。王琳到達沌口,周文育、侯安都覆沒,于是以侯瑱為都督西討諸軍事。侯瑱到達梁山。世祖即位,晉職為太尉,增加食邑一千戶。王琳到達柵口,朝廷以侯瑱為都督,侯安都等都隸屬于他。侯瑱和王琳相持了一百多天,沒有決戰。天嘉陳書元年(560)二月,東關的春水稍微長高,船艦得以通行,王琳帶領合肥、氵巢湖的人馬,船只依次序而下,氣勢很盛。侯瑱率軍進到獸檻洲,王琳也把船排列在長江西岸,隔著獸檻洲停泊。翌日交戰,王琳的部隊稍稍退卻,退守西崖。到了晚上,刮起了很強的東北風,吹打王琳的船艦,船艦都壞了,沉沒在沙中,淹死了數十上百人。因浪大不能回到岸邊,半夜又有一顆流星墜落在敵營中。到天亮時風平息下來,王琳到水濱修船,用荻船堵塞在河流的入江口,又用障礙物圍繞在水岸,不敢再出兵。這時,西魏大將軍史寧到了王琳的上游,侯瑱聽說了,知道王琳不能維持多久了,收軍退據湖邊,等待王琳失敗。史寧到來后,圍攻郢州,王琳擔心人馬潰散,于是率領船艦下去,去到蕪湖十里遠才停泊,打更的聲音在軍中都聽得見。翌日,北齊派幾萬軍隊援助王琳,王琳帶領人馬奔向梁山,想越過官軍占據險要地形。北齊的儀同劉伯球率領一萬多人援助王琳水戰,軍中代行朝廷之職的官吏慕容恃德的兒子慕容子會帶領二千鐵騎兵,處于蕪湖西岸的博望山南面,以壯王琳的聲勢。侯瑱命令清晨燒火做飯,在草席上吃飯,分頭駐扎在蕪湖洲尾等待敵軍。就要開戰了,從東南刮起一陣微風,部隊拋擲火種放火。定州刺史章昭達乘坐平虜大艦,在長江中間前進,發拍石打中敵艦,其余的冒突艦、青龍艦,也都攻向敵艦。又用牛皮冒蒙沖小船撞擊敵艦,并把融化的鐵水投撒到敵艦外。王琳的軍隊大敗。他在西岸的步兵,自相踐踏,馬匹都陷進蘆荻的爛泥中,舍棄坐騎脫身逃跑的有十分之二三。繳獲了敵軍的全部船艦器械,并生擒北齊將領劉伯球、慕容子會,投降的、俘虜的敵人數以萬計。王琳和他的黨羽潘純..等乘一條小船突圍逃到湓城,還想收攏逃散的人馬,沒有人歸附他,于是和妻妾左右十多人去到北齊。

            當年,詔令侯瑱為都督湘州、巴州、郢州、江州、吳州等五州軍事,鎮守湓城。北周將領賀若敦、獨孤盛等進犯巴州、湘州,又任命侯瑱為西討都督,和獨孤盛在西江口交戰,大敗獨孤盛的部隊,擄掠他的人馬和器械,不可勝數。按功勞授職為使持節,都督湘州、桂州、郢州、巴州、武州、沅州等六州諸軍事、湘州刺史,改封為零陵郡公,食邑七千戶,其他職銜不變。二年(561),因病上表請求回朝。三月,在途中去世,時年五十二歲。追任為侍中、驃騎大將軍、大司馬,追送羽葆、鼓吹、班劍二十人,送給東園秘器,謚號壯肅。當年九月,配享高祖廟庭,其子侯凈藏嗣爵。

            歐陽頠字靖世,長沙臨湘人。是本郡豪族。祖父歐陽景達,在梁代任本州侍中。父親歐陽僧寶,任屯騎校尉。

            歐陽頠年輕時正直,有思辯能力,因為非常信守言行而在嶺表很聞名。父親死后因悲痛而消瘦了很多。累積的家產全部讓給各位兄長。州郡多次征召也不去,于是在麓山寺旁邊居住,專攻學業,對經史懂得很多。三十歲時,他哥哥逼迫他入仕,離家出任信武府中兵參軍,后又遷任平西邵陵王中兵參軍事。

            梁朝左衛將軍蘭欽是年輕人,和歐陽頠友善,所以歐陽頠經常跟隨蘭欽征討。蘭欽治理衡州,又被授職為清遠太守。蘭欽向南征討夷獠,生擒陳文徹,俘獲的人和物不可勝計,奉獻的大銅鼓,是各代都沒有的,歐陽頠也有一份功勞?;貋砗蟊蝗蚊鼮橹?.將軍,又被任命為天門太守,討伐蠻時輔佐有功。刺史廬陵王蕭續非常贊賞他,攬為賓客。蘭欽征討交州,又勸歐陽頠同行。蘭欽越過嶺時因病去世,歐陽頠被授為臨賀內史,啟奏請求送蘭欽遺體回都城,然后到任。當時,湘州、衡州交界的五十多個洞不臣服,詔令衡州刺史韋粲討伐他們,韋粲派歐陽頠為都督,全部都平定消滅。韋粲啟奏梁武帝,聲稱歐陽頠真誠能干,梁武帝于是下詔嘉獎,又任越武將軍,征討廣州、衡州的山賊。

            侯景叛亂,韋粲自作主張回都征討侯景,用歐陽頠督管衡州。京城陷落后,嶺南互相吞并,蘭欽的弟弟前任高州刺史蘭裕攻打始興內史蕭紹基,奪取了他的轄郡。蘭裕因為他哥哥和歐陽頠有交情,派人招攬他,歐陽頠沒有順從。于是對使者說:“高州兄弟顯赫,是國家的恩惠,如今應該奔赴危難援救京都,怎么能為自己專橫奪權?!钡礁咦嫒ピ染┒?,快到始興時,歐陽頠嚴辭拒絕了蘭裕。蘭裕派兵攻打歐陽頠,高祖援,蘭裕戰敗,高祖任命王懷明為衡州刺史,調歐陽頠為始興內史。高祖討伐蔡路養、李遷仕時,歐陽頠越過嶺來援助高祖。蔡路養等被平定,歐陽頠立有戰功,梁元帝秉承皇帝旨意以始興郡為東衡州,任命歐陽頠為持節、通直散騎常侍、都督東衡州諸軍事、云麾將軍、東衡州刺史,封為新豐縣伯,食邑四百戶。

            侯景被平定,元帝遍問朝廷官吏:“如今天下剛剛安定,極須良才,你們都推薦自己所知道的?!比撼紱]有人應答。元帝說:“我已經得到一個?!笔讨型醢M諫說:“不陳書清楚是哪一個?!痹壅f:“歐陽頠正有濟世救民之才,恐怕蕭廣州不肯把他送來?!庇谑怯秩蚊麨槲渲荽淌?。不久又任命為郢州刺史,想命令他出嶺,蕭勃把他留住,不接受任命。不久又任命他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衡州諸軍事、忠武將軍、衡州刺史,晉封為始興縣侯。

            當時蕭勃居于廣州,兵強位重,元帝對他很擔憂,派王琳任代理刺史。王琳已到小桂嶺,蕭勃派部將孫蠩督管州務,自己率領手下全部人馬到達始興,避開王琳的兵鋒。歐陽頠另外占據一城,不去謁見蕭勃,關閉城門,筑起高墻,也不出戰。蕭勃生氣,派兵襲擊歐陽頠,繳獲了他的全部財物和馬匹器械。不久赦免了他,讓他回到原地復職,又和他結盟。荊州陷落,歐陽頠歸順蕭勃。蕭勃越嶺到南康時,以歐陽頠為前軍都督,駐扎在豫章的苦竹灘,周文育打敗了他,活捉后送到高祖處,高祖釋放了他,并熱情接待他。蕭勃死后,嶺南騷亂,歐陽頠在南疆很有聲威,又加上與高祖有交情,于是任命歐陽頠為使持節、通直散騎常侍、都督衡州諸軍事、安南將軍、衡州刺史,封為始興縣侯。尚未到達嶺南,歐陽頠的兒子歐陽紇就已攻克平定了始興。歐陽頠到達嶺南時,都懾服歸順,又進入廣州,全部占有越地。又被任命為都督廣州、交州、越州、成州、定州、明州、新州、高州、合州、羅州、愛州、建州、德州、宜州、黃州、利州、安州、石州、雙州等十九州諸軍事,鎮南將軍,平越中郎將,廣州刺史,持節、常侍、侯等職銜都不變。王琳占據中間地區,歐陽頠從海道和東嶺進獻出使沒有中斷。永定三年(559)晉升為散騎常侍,增任都督衡州諸軍事,以原號就任開府儀同三司。世祖繼位,晉號征南將軍,改封為陽山郡公,食邑一千五百戶,送給一部鼓吹。

            先前,交州刺史袁曇緩秘密把五百兩黃金寄放在歐陽頠處,吩咐他拿一百兩還給合浦太守龔艸為,四百兩交給他的兒子袁智矩,其他的人都不知道。歐陽頠不久被蕭勃打敗,財物全被沒收,惟有袁氏寄放的黃金還在。袁曇緩不久也死了,此時歐陽頠仍然守信交還他人,當時的人都慨嘆佩服??梢娝攀刂Z言之一斑。

            當時歐陽頠的大弟歐陽盛任交州刺史,二弟歐陽邃任衡州刺史,合門顯貴,名振南疆。又有很多別人送的銅鼓、牲畜,進獻的珍奇之物,前后累積,對部隊和國家很有幫助。歐陽頠在天嘉四年(563)去世,時年六十六歲。追任為侍中、車騎大將軍、司空、廣州刺史,謚號穆。其子歐陽紇襲封。

            吳明徹字通昭,秦郡人。祖父吳景安,齊朝南譙太守。父親吳樹,梁朝右軍將軍。吳明徹幼年父母雙亡,本性很孝順,十四歲時,感嘆墳塋還沒有修建,家境貧寒沒有什么可用來修建墳塋,于是勤勞耕種。當時天下大旱,禾苗莊稼都枯死了,他又悲又氣,每次去到田中,都哭泣不止,仰天傾訴不幸。過了幾天,有人從田里回來,說禾苗已經更生,他不相信,說是欺騙自己,到田中去看時,發現竟和那人說的一樣。秋天獲得大豐收,足夠安葬用。當時有一個姓伊的人,擅長風水墓地之術,對他的哥哥說:“您安葬父母的那一天,一定有騎白馬逐鹿的人經過墳地,這是最小的兒子大貴的征兆?!焙髞砉贿@事應驗,吳明徹就是吳樹最小的兒子。

            吳明徹離家出任梁朝東宮直后。侯景進犯京師時,天下大亂,他有粟麥三千余斛,而鄉親們饑餓無食,于是告訴幾位哥哥說:“當今草野盜賊四起,人不能考慮太長遠,怎么能有這些糧食卻不和鄉親們共用呢?”于是按人口平分,和他們同豐儉,盜賊們聽說了就避開,賴以生存下來的人很多。

            高祖鎮守京口時,深切邀約他,吳明徹于是謁見高祖,高祖走下臺階接他,拉著他的手入席,和他談論當世的事情。吳明徹也略讀過書史經傳,隨汝南的周弘正學習天文、虛空、遁甲,略通曉其中奧妙,非常自負為英雄,高祖認為他非常不平常。

            承圣三年(554),被任命為戎昭將軍、安州刺史。紹泰初年,隨周文育討伐杜龕、張彪等。東道平定后,被授職為使持節、散騎常侍、安東將軍、南兗州刺史,封為安吳縣侯。高祖受禪稱帝,任命吳明徹為安南將軍,仍然和侯安都、周文育率軍討伐王琳。大軍失敗覆滅后,吳明徹拔營回都。世祖即位,詔令由原職加任右衛將軍。王琳失敗后,被授職為都督武州、沅州二州諸軍事、安西將軍、武州刺史,其他職銜全部不變。北周派大將軍賀若敦率領騎兵步兵一萬多人忽然到達武陵,吳明徹寡不敵眾,把部隊帶到巴陵,仍然在雙林打敗了北周的偏軍。

            天嘉三年(562),被授職為安西將軍。周迪在臨川反叛,詔令吳明徹任安南將軍、江州刺史,兼任豫章太守,統率眾軍,來討伐周迪。吳明徹平素性格剛直,所轄內部不很和睦,世祖聽說后,派安成王陳頊安慰告知吳明徹,命令他以原號還朝。不久又被任命為鎮前將軍。

            五年(564)遷任鎮東將軍、吳陳書興太守。告辭去吳興郡就任時,世祖對吳明徹說:“吳興雖然只是一個郡,但它是皇帝故鄉,很重要,所以把它交給你。要盡力??!”世祖身體不適時,征召授職為中領軍。

            廢帝即位,任命他為領軍將軍,不久遷任丹陽尹,又詔令他可帶四十名武裝士兵出入皇帝和公爵住處。到仲舉假托高宗傳令,毛喜知道他的陰謀,高宗疑忌害怕,派毛喜和吳明徹謀劃此事。吳明徹對毛喜說:“高宗居喪,日常紛繁的政務不免有過失,外臨強敵,內有大喪?;噬嫌H近之人比周、邵還真誠,品德高過伊、霍,社稷最為重要,希望皇上能把到仲舉的奏章留在禁中不批示,好好計議,千萬不要過于疑忌?!?/p>

            湘州刺史華皎暗里有叛朝之志,詔令吳明徹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湘州、桂州、武州三州諸軍事,安南將軍,湘州刺史,送給他一部鼓吹,援助征南大將軍淳于量等主兵討伐華皎。華皎被平定后,任命他為開府儀同三司,晉爵為公。太建元年(569),授職為鎮南將軍。四年,征召為侍中、鎮前將軍,其他職銜不變。

            適逢朝廷商議北伐之事,公卿們有不同的意見,吳明徹決定計策請求前往。五年,詔令升任他為侍中、都督征討諸軍事,又給他一部女樂。吳明徹統率十多萬大軍,從京師出發,長江沿線的城鎮相繼投降,并殷情款待大軍。大軍抵達秦郡,攻克水柵。北齊派大將尉破胡率軍援救,吳明徹打跑了他們,殲敵很多,秦郡于是投降。高宗因為秦郡是吳明徹的故鄉,詔令準備牛、羊、豬三牲,下令拜祠上墳,文武羽儀很盛大,鄉里都以此為榮。

            攻克仁州,授職為征北大將軍,晉爵為南平郡公,增加食邑至二千五百戶。又攻克峽石岸上的二座城池。進逼壽陽,北齊派王琳率軍守衛。王琳抵達,和刺史王貴顯保住壽陽外城。吳明徹認為王琳剛到,軍心尚未歸附,趁夜晚攻打,半夜打敗敵軍,北齊軍退據相國城和金城。吳明徹命令部隊加緊修治進攻器械,又逼肥水灌城。城中很潮濕,很多人都患痢疾,手腳都腫了,死者達十分之七。適逢北齊派大將軍皮景和率領幾十萬大軍前來援救,在距離壽春三十里遠的地方,駐扎下來不前進。將領們都說:“牢固的城池還沒有攻克,敵人強大的救援部隊就在附近,不知道您的計策將如何制訂?”吳明徹說:“用兵貴在迅速,而敵人扎營不進,自己折損自己的鋒芒,我知道敵人不敢交戰這一點是明確的了?!庇谑怯H自穿上鎧甲,戴上頭盔,從四面猛攻,城中震動恐慌,一鼓作氣攻克了敵城,生擒王琳、王貴顯、扶風王可朱渾孝裕、尚書盧潛、左丞李..馬余,送到京師。皮景和驚慌害怕而逃跑,繳獲了他的全部駝馬和輜重。王琳被捉住后,他的老部下大多留在軍中,王琳一向都得將士之心,看見他的人都抽泣著低下頭來,不敢望他,吳明徹擔心會有禍亂,派親信追殺了王琳,傳送他的首級?;实巯略t說:“壽春是古都會,有淮河、汝水環繞,地勢險要,控制黃河、洛水,地理位置重要。重臣吳明徹,圖謀宏偉,一舉攻克。他遠大的謀略壓倒當世。往日夷族在這里駐扎,營造天子基業,烏煙瘴氣。如今一舉掃平,恢復我疆土,功勛卓著,應任都督豫州、合州、建州、光州、朔州、北徐州六州諸軍事、車騎大將軍、豫州刺史,增封食邑至三千五百戶,其他職銜不變?!痹t令派謁者蕭淳風,去壽陽冊封吳明徹,在城南設壇,二十萬將士列旗擊鼓操戈披甲,吳明徹登壇接受冊封,禮儀完畢后退下,將士們無不歡呼雀躍。

            起先,秦郡隸屬南兗州,后來隸屬譙州,到此時,詔令譙州的秦、盱眙、神農三郡還隸于南兗州,是因為吳明徹的緣故。

            六年(574),吳明徹從壽陽入朝,皇帝車馬駕臨他的住宅,賜給他一部鐘磬、一萬斛米、二千匹絹布。

            七年(575),吳明徹進攻鼓城。大軍抵達呂梁,北齊所派援兵先后到達的有幾萬人,吳明徹又大敗他們。八年,晉升為司空,其他職銜不變?;实塾窒略t說:“往日軍事行動都樹起旗幟,兩軍交戰都擊鼓助陣,近來謬誤更替,多與舊章不和,至于隊伍,不能互相識別。今日應供給司空、大都督的钅夫鉞和龍麾,他的次將也各有差別?!辈痪帽皇诼殲槎级侥蟽贾?、北兗州、南青州、北青州、譙州五州諸軍事,南兗州刺史。

            適逢周氏滅北齊,高宗打算征服徐州、兗州。九年,詔令吳明徹進軍北伐,命令他的大兒子戎昭將軍、員外散騎侍郎吳惠覺兼理州中事務。吳明徹的部隊抵達呂梁,北周的徐州總管梁士彥率軍抵抗交戰,吳明徹多次打敗他,于是梁士彥退兵守衛城池,不再敢出戰。吳明徹又逼清水來灌城,在城下環列船艦,加緊攻打。北周派上大將軍王軌率軍救援。王軌輕裝從清水進到淮口,橫在水中豎起木頭,用鐵鎖穿住車輪,阻斷船的通道。將領們聽說后,很驚慌害怕,商議想劈開攔河壩,移動軍營,用船載馬,馬主裴子烈建議說:“要是劈開攔河壩放船下去,船肯定傾覆,怎么能行呢?不如先把馬打發出來,這樣就行了?!眲偳蓞敲鲝乜嘤诒成仙『軈柡?,知道事情不會成功,還是同意了。于是派蕭摩訶率領幾千兵馬先回來。吳明徹又自己陳書掘開攔河壩,趁著水勢退軍,希望獲得成功。到清口時水勢漸漸小下來,船艦都不能渡過,部隊都潰散,吳明徹走投無路,于是被擒。不久因為憂憤加重病情,死于長安,時年六十七歲。

            至德元年(583),皇帝下詔,表彰吳明徹一生功績,對他百戰百勝的謀略和勇猛深加贊賞,對他被俘而不能赦免深表同情。追封為邵陵縣開國侯,食邑一千戶,其子吳惠覺嗣爵。

          陳書簡介

            《陳書》是一本紀傳體史書,唐朝人姚思廉所著,凡三十六卷,記南朝陳朝史。記載自陳武帝陳霸先即位至陳后主陳叔寶亡國前后三十三年間的史實,成書于貞觀十年(636年)。

          陳書·卷三列傳原文

            侯瑱 歐陽頠 子紇 吳明徹 裴子烈

            侯瑱,字伯玉,巴西充國人也。父弘遠,世為西蜀酋豪。蜀賊張文萼據白崖山, 有眾萬人,梁益州刺史鄱陽王蕭范命弘遠討之。弘遠戰死,瑱固請復仇,每戰必先 鋒陷陣,遂斬文萼,由是知名。因事范,范委以將帥之任,山谷夷獠不賓附者,并 遣瑱征之。累功授輕車府中兵參軍、晉康太守。范為雍州刺史?,櫝鋵④?、馮 翊太守。范遷鎮合肥,瑱又隨之。

            侯景圍臺城,范乃遣瑱輔其世子嗣,入援京邑。京城陷,瑱與嗣退還合肥,仍 隨范徙鎮湓城。俄而范及嗣皆卒,瑱領其眾,依于豫章太守莊鐵。鐵疑之,瑱懼不 自安,詐引鐵謀事,因而刃之,據有豫章之地。侯景將于慶南略地至豫章,城邑皆 下,瑱窮蹙,乃降于慶。慶送瑱于景,景以瑱與己同姓,托為宗族,待之甚厚,留 其妻子及弟為質。遣瑱隨慶平定蠡南諸郡。及景敗于巴陵,景將宋子仙、任約等并 為西軍所獲,瑱乃誅景黨與,以應義軍,景亦盡誅其弟及妻子。梁元帝授瑱武臣將 軍、南兗州刺史,郫縣侯,邑一千戶。仍隨都督王僧辯討景,恒為前鋒,每戰卻敵。 既復臺城,景奔吳郡,僧辯使瑱率兵追之,與景戰于吳松江,大敗景,盡獲其軍實。 進兵錢塘,景將謝答仁、呂子榮等皆降。以功除南豫州刺史,鎮于姑熟。

            承圣二年,齊遣郭元建出自濡須,僧辯遣瑱領甲士三千,筑壘于東關以捍之, 大敗元建。除使持節、鎮北將軍,給鼓吹一部,增邑二千戶。西魏來寇荊州,王僧 辯以瑱為前軍,赴援,未至而荊州陷?,欀沤?,因衛晉安王還都。承制以瑱為侍 中、使持節、都督江晉吳齊四州諸軍事、江州刺史,改封康樂縣公,邑五千戶,進 號車騎將軍。司徒陸法和據郢州,引齊兵來寇,乃使瑱都督眾軍西討,未至,法和 率其部北度入齊。齊遣慕容恃德鎮于夏首,瑱控引西還,水陸攻之,恃德食盡,請 和,瑱還鎮豫章。僧辯使其弟僧忄音率兵與瑱共討蕭勃,及高祖誅僧辯,僧忄音陰 欲圖瑱而奪其軍,瑱知之,盡收僧忄音徒黨,僧忄音奔齊。

            紹泰二年,以本號加開府儀同三司,馀并如故。是時,瑱據中流,兵甚強盛, 又以本事王僧辯,雖外示臣節,未有入朝意。初,余孝頃為豫章太守,及瑱鎮豫章, 乃于新吳縣別立城柵,與瑱相拒?,櫫糗娙似拮佑谠フ?,令從弟奫知后事,悉眾以 攻孝頃。自夏及冬,弗能克,乃長圍守之,盡收其禾稼。奫與其部下侯方兒不協, 方兒怒,率所部攻奫,虜掠瑱軍府妓妾金玉,歸于高祖?,櫦仁Ц?,兵眾皆潰, 輕歸豫章,豫章人拒之,乃趨湓城,投其將焦僧度。僧度勸瑱投齊,瑱以高祖有大 量,必能容己,乃詣闕請罪,高祖復其爵位。

            永定元年,授侍中、車騎將軍。二年,進位司空。王琳至于沌口,周文育、侯 安都并沒,乃以瑱為都督西討諸軍事?,欀劣诹荷?。世祖即位,進授太尉,增邑千 戶。王琳至于柵口,又以瑱為都督,侯安都等并隸焉?,櫯c琳相持百馀日,未決。 天嘉元年二月,東關春水稍長,舟艦得通,琳引合肥漅湖之眾,舳艫相次而下,其 勢甚盛?,櫬受娺M獸檻洲,琳亦出船列于江西,隔洲而泊。明日合戰,琳軍少卻, 退保西岸。及夕,東北風大起,吹其舟艦,舟艦并壞,沒于沙中,溺死者數十百人。 浪大不得還浦,夜中又有流星墜于賊營。及旦風靜,琳入浦治船,以荻船塞于浦口, 又以鹿角繞岸,不敢復出。是時,西魏遣大將軍史寧躡其上流,瑱聞之,知琳不能 持久,收軍卻據湖浦,以待其敝。及史寧至,圍郢州,琳恐眾潰,乃率船艦來下, 去蕪湖十里而泊,擊柝聞于軍中。明日,齊人遣兵數萬助琳,琳引眾向梁山,欲越 官軍以屯險要。齊儀同劉伯球率兵萬馀人助琳水戰,行臺慕容恃德子子會領鐵騎二 千,在蕪湖西岸博望山南,為其聲勢?,櫫钴娭谐看遁晔?,分搥蕩頓蕪湖洲尾以待 之。將戰,有微風至自東南,眾軍施拍縱火。定州刺史章昭達乘平虜大艦,中江而 進,發拍中于賊艦,其馀冒突、青龍,各相當值。又以牛皮冒蒙沖小船,以觸賊艦, 并熔鐵灑之。琳軍大敗。其步兵在西岸者,自相蹂踐,馬騎并淖于蘆荻中,棄馬脫 走以免者十二三。盡獲其舟艦器械,并禽齊將劉伯球、慕容子會,自馀俘馘以萬計。 琳與其黨潘純陀等乘單舴艋冒陣走至湓城,猶欲收合離散,眾無附者,乃與妻妾左 右十馀人入齊。

            其年,詔以瑱為都督湘、巴、郢、江、吳等五州諸軍事,鎮湓城。周將賀若敦、 獨孤盛等寇巴、湘,又以瑱為西討都督,與盛戰于西江口,大敗盛軍,虜其人馬器 械,不可勝數。以功授使持節、都督湘、桂、郢、巴、武、沅六州諸軍事、湘州刺 史,改封零陵郡公,邑七千戶,馀如故。二年,以疾表求還朝。三月,于道薨,時 年五十二。贈侍中、驃騎大將軍、大司馬,加羽葆、鼓吹、班劍二十人,給東園秘 器,謚曰壯肅。其年九月,配享高祖廟庭。子凈藏嗣。

            凈藏尚世祖第二女富陽公主,以公主除員外散騎侍郎。太建三年卒,贈司徒主 簿。凈藏無子,弟就襲封。

            歐陽頠,字靖世,長沙臨湘人也。為郡豪族。祖景達,梁代為本州治中。父僧 寶,屯騎校尉。頠少質直有思理,以言行篤信著聞于嶺表。父喪毀瘠甚至。家產累 積,悉讓諸兄。州郡頻辟不應,乃廬于麓山寺傍,專精習業,博通經史。年三十, 其兄逼令從宦,起家信武府中兵參軍,遷平西邵陵王中兵參軍事。

            梁左衛將軍蘭欽之少也,與頠相善,故頠常隨欽征討。欽為衡州,仍除清遠太 守。欽南征夷獠,擒陳文徹,所獲不可勝計,獻大銅鼓,累代所無,頠預其功。還 為直閣將軍,仍除天門太守,伐蠻左有功。刺史廬陵王蕭續深嘉之,引為賓客。欽 征交州,復啟頠同行。欽度嶺以疾終,頠除臨賀內史,啟乞送欽喪還都,然后之任。 時湘衡之界五十馀洞不賓,敕令衡州刺史韋粲討之,粲委頠為都督,悉皆平殄。粲 啟梁武,稱頠誠干,降詔褒賞,仍加超武將軍,征討廣、衡二州山賊。

            侯景構逆,粲自解還都征景,以頠監衡州。京城陷后,嶺南互相吞并,蘭欽弟 前高州刺史裕攻始興內史蕭紹基,奪其郡。裕以兄欽與頠有舊,遣招之,頠不從。 乃謂使云:“高州昆季隆顯,莫非國恩,今應赴難援都,豈可自為跋扈?!奔案咦?入援京邑,將至始興,頠乃深自結托。裕遣兵攻頠,高祖援之,裕敗,高祖以王懷 明為衡州刺史,遷頠為始興內史。高祖之討蔡路養、李遷仕也,頠率兵度嶺,以助 高祖。及路養等平,頠有功,梁元帝承制以始興郡為東衡州,以頠為持節、通直散 騎常侍、都督東衡州諸軍事、云麾將軍、東衡州刺史,新豊縣伯,邑四百戶。

            侯景平,元帝遍問朝宰:“今天下始定,極須良才,卿各舉所知?!比撼嘉从?對者。帝曰:“吾已得一人?!笔讨型醢M曰:“未審為誰?”帝云:“歐陽頠公 正有匡濟之才,恐蕭廣州不肯致之?!蹦耸谖渲荽淌?,尋授郢州刺史,欲令出嶺, 蕭勃留之,不獲拜命。尋授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衡州諸軍事、忠武將軍、衡州 刺史,進封始興縣侯。

            時蕭勃在廣州,兵強位重,元帝深患之,遣王琳代為刺史。琳已至小桂嶺,勃 遣其將孫信監州,盡率部下至始興,避琳兵鋒。頠別據一城,不往謁勃,閉門高壘, 亦不拒戰。勃怒,遣兵襲頠,盡收其此貲財馬仗。尋赦之,還復其所,復與結盟。 荊州陷,頠委質于勃。及勃度嶺出南康,以頠為前軍都督,頓豫章之苦竹灘,周文 育擊破之,擒送于高祖,高祖釋之,深加接待。蕭勃死后,嶺南擾亂,頠有聲南土, 且與高祖有舊,乃授頠使持節、通直散騎常侍、都督衡州諸軍事、安南將軍、衡州 刺史,始興縣侯。未至嶺南,頠子紇已克定始興。及頠至嶺南,皆懾伏,仍進廣州, 盡有越地。改授都督廣、交、越、成、定、明、新、高、合、羅、愛、建、德、宜、 黃、利、安、石、雙十九州諸軍事、鎮南將軍、平越中郎將、廣州刺史,持節、常 侍、侯并如故。王琳據有中流,頠自海道及東嶺奉使不絕。永定三年,進授散騎常 侍,增都督衡州諸軍事,即本號開府儀同三司。世祖嗣位,進號征南將軍,改封陽 山郡公,邑一千五百戶,又給鼓吹一部。

            初,交州刺史袁曇緩密以金五百兩寄頠,令以百兩還合浦太守龔翙,四百兩付 兒智矩,馀人弗之知也。頠尋為蕭勃所破,貲財并盡,唯所寄金獨在。曇緩亦尋卒, 至是頠并依信還之,時人莫不嘆伏。其重然諾如此。

            時頠弟盛為交州刺史,次弟邃為衡州刺史,合門顯貴,名振南土。又多致銅鼓、 生口,獻奉珍異,前后委積,頗有助于軍國焉。頠以天嘉四年薨,時年六十六。贈 侍中、車騎大將軍、司空、廣州刺史,謚曰穆。子紇嗣。

            紇字奉圣,頗有干略。天嘉中,除黃門侍郎、員外散騎常侍。累遷安遠將軍、 衡州刺史。襲封陽山郡公,都督交、廣等十九州諸軍事、廣州刺史。在州十馀年, 威惠著于百越,進號輕車將軍。

            光大中,上流蕃鎮并多懷貳,高宗以紇久在南服,頗疑之。太建元年,下詔征 紇為左衛將軍。紇懼,未欲就征,其部下多勸之反,遂舉兵攻衡州刺史錢道戢。道 戢告變,乃遣儀同章昭達討紇,屢戰兵敗,執送京師,伏誅,時年三十三。家口籍 沒。子詢以年幼免。

            吳明徹,字通昭,秦郡人也。祖景安,齊南譙太守。父樹,梁右軍將軍。明徹 幼孤,性至孝,年十四,感墳塋未備,家貧無以取給,乃勤力耕種。時天下亢旱, 苗稼焦枯,明徹哀憤,每之田中,號泣,仰天自訴。居數日,有自田還者,云苗已 更生。明徹疑之,謂為紿己,及往田所,竟如其言。秋而大獲,足充葬用。時有伊 氏者,善占墓,謂其兄曰:“君葬之日,必有乘白馬逐鹿者來經墳所,此是最小孝 子大貴之徵?!敝習r果有此應,明徹即樹之最小子也。

            起家梁東宮直后。及侯景寇京師,天下大亂,明徹有粟麥三千馀斛,而鄰里饑 餧,乃白諸兄曰:“當今草竊,人不圖久,柰何有此而不與鄉家共之?”于是計口 平分,同其豊儉,群盜聞而避焉,賴以存者甚眾。

            及高祖鎮京口,深相要結,明徹乃詣高祖,高祖為之降階,執手即席,與論當 世之務。明徹亦微涉書史經傳,就汝南周弘正學天文、孤虛、遁甲,略通其妙,頗 以英雄自許,高祖深奇之。

            承圣三年,授戎昭將軍、安州刺史。紹泰初,隨周文育討杜龕、張彪等。東道 平,授使持節、散騎常侍、安東將軍、南兗州刺史,封安吳縣侯。高祖受禪,拜安 南將軍,仍與侯安都、周文育將兵討王琳。及眾軍敗沒,明徹自拔還京。世祖即位, 詔以本官加右衛將軍。王琳敗,授都督武沅二州諸軍事、安西將軍、武州刺史,馀 并如故。周遣大將軍賀若敦率馬步萬馀人奄至武陵,明徹眾寡不敵,引軍巴陵,仍 破周別軍于雙林。

            天嘉三年,授安西將軍。及周迪反臨川,詔以明徹為安南將軍、江州刺史,領 豫章太守,總督眾軍,以討迪。明徹雅性剛直,統內不甚和,世祖聞之,遣安成王 頊慰曉明徹,令以本號還朝。尋授鎮前將軍。五年,遷鎮東將軍、吳興太守。及引 辭之郡,世祖謂明徹曰:“吳興雖郡,帝鄉之重,故以相授。君其勉之!”及世祖 弗豫,征拜中領軍。

            廢帝即位,授領軍將軍,尋遷丹陽尹,仍詔明徹以甲仗四十人出入殿省。到仲 舉之矯令出高宗也,毛喜知其謀,高宗疑懼,遣喜與明徹籌焉。明徹謂喜曰:“嗣 君諒闇,萬機多闕,外鄰強敵,內有大喪。殿下親實周、邵,德冠伊、霍,社稷至 重,愿留中深計,慎勿致疑?!?

            及湘州刺史華皎陰有異志,詔授明徹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湘、桂、武三州 諸軍事、安南將軍、湘州刺史,給鼓吹一部,仍與征南大將軍淳于量等率兵討皎。 皎平,授開府儀同三司,進爵為公。太建元年,授鎮南將軍。四年,征為侍中、鎮 前將軍,馀并如故。

            會朝議北伐,公卿互有異同,明徹決策請行。五年,詔加侍中、都督征討諸軍 事,仍賜女樂一部。明徹總統眾軍十馀萬,發自京師,緣江城鎮,相續降款。軍至 秦郡,克其水柵。齊遣大將尉破胡將兵為援,明徹破走之,斬獲不可勝計,秦郡乃 降。高宗以秦郡明徹舊邑,詔具太牢,令拜祠上冢,文武羽儀甚盛,鄉里以為榮。

            進克仁州,授征北大將軍,進爵南平郡公,增邑并前二千五百戶。次平峽石岸 二城。進逼壽陽,齊遣王琳將兵拒守。琳至,與刺史王貴顯保其外郭。明徹以琳初 入,眾心未附,乘夜攻之,中宵而潰,齊兵退據相國城及金城。明徹令軍中益修治 攻具,又迮肥水以灌城。城中苦濕,多腹疾,手足皆腫,死者十六七。會齊遣大將 軍皮景和率兵數十萬來援,去壽春三十里,頓軍不進。諸將咸曰:“堅城未拔,大 援在近,不審明公計將安出?”明徹曰:“兵貴在速,而彼結營不進,自挫其鋒, 吾知其不敢戰明矣?!庇谑枪Ъ纂?,四面疾攻,城中震恐,一鼓而克,生禽王琳、 王貴顯、扶風王可硃渾孝裕、尚書廬潛、左丞李騊駼,送京師。景和惶懼遁走,盡 收其駝馬輜重。琳之獲也,其舊部曲多在軍中,琳素得士卒心,見者皆歔欷不能仰 視。明徹慮其有變,遣左右追殺琳,傳其首。詔曰:“壽春者古之都會,襟帶淮、 汝,控引河、洛,得之者安,是稱要害。侍中、使持節、都督征討諸軍事、征北大 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平郡開國公明徹,雄圖克舉,宏略蓋世。在昔屯夷,締構皇 業,乃掩衡、岳,用清氛沴,實吞云夢,即敘上游。今茲蕩定,恢我王略,風行電 掃,貔虎爭馳,月陣云梯,金湯奪險,威陵殊俗,惠漸邊氓。惟功與能,元戎是屬, 崇麾廣賦,茂典恒宜,可都督、豫、合、建、光、朔、北徐六州諸軍事、車騎大將 軍、豫州刺史,增封并前三千五百戶,馀如故?!痹t遣謁者蕭淳風就壽陽冊明徹, 于城南設壇,士卒二十萬,陳旗鼓戈甲,明徹登壇拜受,成禮而退,將卒莫不踴躍 焉。

            初,秦郡屬南兗州,后隸譙州,至是,詔以譙之秦、盱眙、神農三郡還屬南兗 州,以明徹故也。

            六年,自壽陽入朝,輿駕幸其第,賜鐘磬一部,米一萬斛,絹布二千匹。

            七年,進攻彭城。軍至呂梁,齊遣援兵前后至者數萬,明徹又大破之。八年, 進位司空,馀如故。又詔曰:“昔者軍事建旌,交鋒作鼓,頃日訛替,多乖舊章, 至于行陣,不相甄別。今可給司空、大都督泬鉞龍麾,其次將各有差?!睂な诙级?南北兗、南北青譙五州諸軍事、南兗州刺史。

            會周氏滅齊,高宗交事徐、兗,九年,詔明徹進軍北伐,令其世子戎昭將軍、 員外散騎侍郎惠覺攝行州事。明徹軍至呂梁,周徐州總管梁士彥率眾拒戰,明徹頻 破之,因退兵守城,不復敢出。明徹仍迮清水以灌其城,環列舟艦于城下,攻之甚 急。周遣上大將軍王軌將兵救之。軌輕行自清水入淮口,橫流豎木,以鐵鎖貫車輪, 遏斷船路。諸將聞之,甚惶恐,議欲破堰拔軍,以舫載馬。馬主裴子烈議曰:若決 堰下船,船必傾倒,豈可得乎?不如前遣馬出,于事為允?!边m會明徹苦背疾甚篤, 知事不濟,遂從之,乃遣蕭摩訶帥馬軍數千前還。明徹仍自決其堰,乘水勢以退軍, 冀其獲濟。及至清口,水勢漸微,舟艦并不得渡,眾軍皆潰,明徹窮蹙,乃就執。 尋以憂憤遘疾,卒于長安,時年六十七。

            至德元年詔曰:“李陵矢竭,不免請降,于禁水漲,猶且生獲,固知用兵上術, 世罕其人。故侍中、司空南平郡公明徹,爰初躡足,迄屆元戎,百戰百勝之奇,決 機決死之勇,斯亦侔于古焉。及拓定淮、肥,長驅彭、汴,覆勍寇如舉毛,掃銳帥 同沃雪,風威慴于異俗,功郊著于同文。方欲息駕陰山,解鞍浣海,既而師出已老, 數亦終奇,不就結纓之功,無辭入褚之屈,望封崤之為易,冀平翟之非難,雖志在 屈伸,而奄中霜露,埋恨絕域,甚可嗟傷。斯事已往,累逢肆赦,凡厥罪戾,皆蒙 灑濯,獨此孤魂,未沾寬惠,遂使爵土湮沒,饗醊無主。棄瑕錄用,宜在茲辰,可 追封邵陵縣開國侯,食邑一千戶,以其息惠覺為嗣?!?

            惠覺歷黃門侍郎,以平章大寶功,授豊州刺史。

            明徹兄子超,字逸世。少倜儻,以干略知名。隨明徹征伐,有戰功,官至忠毅 將軍、散騎常侍、桂州刺史,封汝南縣侯,邑一千戶。卒,贈廣州刺史,謚曰節。

            裴子烈,字大士,河東聞喜人,梁員外散騎常侍猗之子。子烈少孤,有志氣。 遇梁末喪亂,因習武藝,以驍勇聞。頻從明徹征討,所向必先登陷陣。官至電威將 軍、北譙太守、岳陽內史,海安縣伯,邑三百戶。至德四年卒。

            史臣曰:高祖撥亂創基,光啟天歷,侯瑱、歐陽頠并歸身有道,位貴鼎司,美 矣。吳明徹居將帥之任,初有軍功,及呂梁敗績,為失算也。斯以勇非韓、白,識 異孫、吳,遂使蹙境喪師,金陵虛弱,禎明淪覆,蓋由其漸焉。

          展開全文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www.fanglefan.cn/guji/c3dd279514c050b93cde91f6.html

          久久综合久久爱香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