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vkvnk"></video>
<rp id="vkvnk"></rp>

          1. 成語大全首頁
          2. 古籍鑒賞
          3. 唐姚思「陳書卷十五列傳」譯文

          唐姚思「陳書卷十五列傳」譯文

          謝哲字穎豫,陳郡陽夏人。祖父謝脞,在梁朝任司徒。父親謝譓,在梁朝任右光祿大夫。謝哲有美好的風度儀表,舉止寬容含蓄,而胸懷豁達,為品行高尚的士人所推重。以出任梁塑秘書郎起家,連續升任至廣陵太守。侯景叛亂的時候,因為母親年老便居住在廣陵,高祖從

          譯文

            謝哲字穎豫,陳郡陽夏人。祖父謝脞,在梁朝任司徒。父親謝譓,在梁朝任右光祿大夫。

            謝哲有美好的風度儀表,舉止寬容含蓄,而胸懷豁達,為品行高尚的士人所推重。以出任梁塑秘書郎起家,連續升任至廣陵太守。侯景叛亂的時候,因為母親年老便居住在廣陵,高祖從京旦渡過旦遼接應塹五建,邀蜇于是歸順直擔,很受直擔敬重。產擔任塵途業刺史,上書朝廷任用謝踅為長史。型業失陷,產擔派謝蜇獻書給置塞王勸他登上帝位。敬童稟承皇帝的旨意征召他為給事黃門侍郎,領步兵校尉。貞陽侯僭越登位,任用邀塹為通直散騎常侍,侍奉東宮。敬帝登位,升任長兼侍中。高祖承受天命稱帝,升任都官尚書、逸業大中正、吏部尚書。調出朝廷任用為明威將軍、登陸太守,進入朝廷任中書令。世擔繼承帝位,任太子詹事。調出朝廷任明威將軍、塹鹽內史,官職品級是中二千石。升任長沙太守,將軍的職務、增加的品級依舊保留?;氐匠⑷蚊鼮樯ⅡT常侍、中書令。廢帝登位,謝哲以本官領前將軍。產塞任錄尚書時,引進謝哲任侍中、仁威將軍、司徒左長史。尚未就任,光大元年去世,當時年紀五十九歲。贈給侍中、中書監的官銜,謐號叫做康子。

            蕭乾字思惕,蘭陵人。祖父趙,是齊的丞相豫章文獻王。父親蕭子范,在梁朝任秘書監?! ∈捀蓛x表舉止高雅端正,性格安靜誠實,擅長隸體書法,得到叔父蕭子云傳授的書法。年紀九歲時,受召補為國子學學習《周易》的學生,梁朝的司空袁昂當時任國子學祭酒,非常敬重他。十五歲時,因通曉經術被推薦。脫去平民布衣換上官服出任束中郎湘束王法曹參軍,升任太子舍人。建安侯蕭正立出鎮南豫州,又任用蕭干為綠事參軍。連續升任中軍宣城王中錄事諮議參軍。侯景被平定后,高祖鎮守南徐州,引進蕭干任用為貞威將軍、司空從事中郎。升任中書侍郎、太子家令。

            永定元年,任命為給事黃門侍郎。遣時熊曇朗在豫章,周迪在臨川,留異在束陽,陳實應在建、晉,一起互相連結,閩中有勢力的軍事首領,往往設立柵欄營壘以保全自己,高祖非常憂慮這種情況,于是命令蕭干作為使者前去,告知叛逆和歸順的道理,并觀察情況的虛實。將要出發時,高祖對蕭干說:“建、晉一帶的人依恃險要,常為非作歹,現在國家剛安定,難于立刻出兵。從前陸賈往南遠行,使得趟他歸順,隨何奉命出使,說服黥布前來稱臣,追想古人俊逸的風采,好像就在眼前。何況你安坐而能鎮定雅士俗人,才能高于從前的賢人,應該勉力建樹功名,不至于煩勞軍隊?!笔捀傻竭_后,說明叛逆歸順的道理,那些地方的軍事首領都率部眾開壁壘誠心歸附。這年,就任貞威將軍、建安太守。

            天嘉二年,留異反叛,陳寶應派兵去援助他,又接濟周迪兵糧,派兵出征侵犯臨川,因此逼近建安。蕭干一個人作為朝廷使臣來到郡中,一直沒有軍隊,力量上不能防守,于是放棄郡城以躲避墮宣塵。當時盟主的地方官,都被速宣塵威脅逼迫,受他任用,蕭干惟獨不被屈服,遷居郊野之處,隱居斷絕人事交往。到陳實應被平定后,便出來到達都督章昭達處,章昭達把他的情況上書讓朝廷知道,世祖非常贊賞他,越級提拔任命為五兵尚書。光大元年去世,謐號叫做靜子。

            謝嘏字含茂,陳郡陽夏人。祖父謝瀟,在齊朝任金紫光祿大夫。父親謝舉,在梁朝任中衛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謝嘏風度神采高潔文雅,非常會寫文章。以出任梁朝秘書郎起家,逐漸提升任太子中庶子,擔任束宮管理文牘的職務,調出朝廷任建安太守。侯景叛亂時,謝嘏去到廣州依附蕭勃,承圣年間,元帝征召他任命為五兵尚書,以道路阻隔不通為理由推辭,改而任命為智武將軍。蕭勃任用他為鎮南長史、南海太守。蕭勃失敗,謝嘏回到臨川,為周迪所挽留。時間久了,又過嶺去到晉安依附陳寶應,世祖前后屢次征召他,謝嘏身陷叛賊之中道路險阻,不能自拔。到陳實應被平定,謝嘏才前往朝廷,被御史中丞江德藻檢舉彈劾,世祖沒有問罪責罰,任命他為給事黃門侍郎。接著改任侍中,天康元年,因為公事被免職,接著恢復本來官職。光大元年,任信威將軍、中衛始興王長史。升任中書令、豫州大中正、都官尚書,領羽林監,中正的職務依舊擔任。太建元年去世,贈給侍中、中書令的官銜,謐號叫做光子。謝嘏著有文集流行于世間。

            謝嘏有兩個兒子謝儼、謝佃。謝儼官做到散騎常侍、侍中、御史中丞、太常卿,調出朝廷監理束揚州政事。禎明二年去世于會稽,贈給中護軍的官銜。

            張種字士苗,吳郡人。祖父張辯,在宋朝任司空右長史、廣州刺史。父親張略,在梁朝任太子中庶子、臨海太守。

            張種少年時性格淡泊安靜,平日的儀容舉止典雅方正,不隨意輿人交游,也不去拜訪別人,當時的人評論他說:“宋代稱頌敷、演,梁代則有卷、充。清凈虛無學識卓越,張種有他們的風格?!睆埛N出仕時任梁朝王府法曹,升任外兵參軍,因父親去世不擔任官職。服喪期滿,任中軍宣城王王府主簿。張種當時年紀四十多歲,家中貧窮,請求任始豐縣令,調入朝廷任命為中衛西旦屋府的西曹掾。當時武建王任益j01刺史,重新選擇王府屬吏,任用張種為征西束曹掾,張種以母親年老推辭,給朝廷上書直言陳述自己的請求,被有司奏劾,張種獲罪被罷免。

            侯景叛亂的時候,張種侍奉自己的母親往東逃奔,許久得以到達家鄉。不久母親去世,張種當時年紀五十歲,因哀傷過度而消瘦得很厲害,又受戰亂荒年的逼迫,沒辦法在當時下葬,服喪的時間雖然滿了,而他的起居飲食,一直像在服喪。到侯景被平定后,司徒王僧辯把他的情況報告皇上,起用張種為貞威將軍、治中從事史,并為他備辦葬禮,安葬完了,張種才除去喪服。王僧辯又因為張種年老,別無后人,賜給他妾,以及生活用具。

            貞陽侯僭越登帝位,任命張種為廷尉卿、太子中庶子。敬帝登位,張種任散騎常侍,升任御史中丞,領前軍將軍。高祖接受禪讓后。張種任太府卿。天嘉元年,任命為左民尚書。天嘉二年,暫時監理吳郡政事,接著征召回朝廷恢復本來官職。升任侍中,領步兵校尉,因為公事被免職,以平民身份代理太常卿,不久授給實職。廢帝登位,加官為領右軍將軍,尚未就任,改為領弘善宮衛尉,又領揚、束揚兩個州的大中正。高宗登位,重新任用為都官尚書,領左驍騎將軍,升任中書令,驍騎、中正的職務都依舊擔任。因病任命為金紫光祿大夫。

            張種性格深沉虛靜,而見識氣量恢宏博大,當時人們都認為他是擔任宰相的人才。仆射徐陵曾上書朝廷直言讓位給張種說:“臣張種才具和胸懷深沉嚴密,文史知識豐富,是東南地方重要的優秀人才,朝廷親信德才兼備之士,能實現大的事業,張種適合官居左丞相?!彼麨楫敃r的人所推重就像這樣。太建五年去世,當時年紀七十歲,贈給特進的官銜,謐號叫做元子。

            張種為人仁厚寬恕寡欲,雖然歷居顯貴的官職,而家中產業屢次虧空,他終日安逸,不為此憂慮。左建初年,垂種的女兒做了艙星王的妃子,因為他的住所偏僻簡陋,特賜給住宅一處,又累次賜給軀堡、臺里遜的官職。張捶曾在筮墾看見有一個判了重罪的犯人關在獄中,天氣寒冷,叫出來曬太陽,就丟失了這個犯人,世祖知道后大笑,而不深加責備。彊種著有文集十四卷。

            張種的弟弟張臺,也心懷高潔有見識氣度,官做到司徒左長史,基建十一年去世,當時年紀七十歲,贈給光祿大夫的官銜。

            張種同族的侄子張稚才,是齊朝護軍張沖的孫兒。少年時就方正耿直有獨到見地而不隨流俗,出仕時任尚書金部郎中。升任右丞,建康縣令、太舟卿、揚州別駕從事史,兼任散騎常侍。出使于周朝,回來后任司農、廷尉卿。歷任官職都以清白著稱。

            王固字子堅,左光祿大夫王通的弟弟。少年時為人處世高潔正直,非常廣泛地涉獵文史知識,因為是梁武帝的外甥封為莫口亭侯。薦舉為秀才。出任梁朝秘書郎起家,升任太子洗馬,掌管東宮信札文牘的工作,因母親去世服喪而離職。服喪期滿,任命為丹陽尹丞。侯景叛亂時,逃到荊州,梁元帝稟承皇帝的旨意任用他為相國戶曹屬,掌管信札文牘。接著出使于西魏,西魏的人因為他是梁區王朝的外戚,對他的接待非常優厚。承圣元年,升任太子中庶子,接著任貞威將軍、安南長史、尋陽太守。荊州失陷,王固到鄱陽,隨同哥哥王質越過束嶺,居住在信安縣。紹泰元年,征召回朝廷任侍中,沒有去上任。永定年間,移居吳郡。世祖因為王固心地高潔,表示愿意聯姻。天嘉二年,王固到京城,任命為國子祭酒。天嘉三年,升任中書令。天嘉四年,又任散騎常侍、國子祭酒。逭年,以王固的女兒為皇太子妃,以禮相待非常隆重。

            廢帝登位,任命為侍中、金紫光祿大夫。當時直塞輔佐朝政,王厘因為是慶查外戚,乳母一直往來于宮廷之中,多次宣示秘密的旨意,事情泄露,將受死刑,高宗因為王固本來沒有兵權,而且行為舉止沒有嫌疑之處,衹免去他所任官職,禁止他再做官。

            太建二年,按照慣例任用王固為招遠將軍、宣惠豫章王諮議參軍。升任太中大夫、太常卿、南徐州大中正。太建七年,死于任官期間,當時年紀六十三歲。贈給金紫光祿大夫的官街。辦喪事所需財物,隨所用予以資助供給。至德二年改葬,謐號叫做恭子。

            王固性格清虛寡欲,服喪時以孝著稱。又崇敬信仰佛法,到為親生母親服喪時,便開始吃素食以至終生,夜晚則坐禪,白天就讀佛經,又學習《成實論》所講的道理,然而對于精微深奧的道理的領會非其所長。王固曾出使于西魏,在宴會進餐的時候,請求停止殺一只羊,羊在王固前跪拜。又赴宴于昆明池,西魏的人因為南方人喜歡吃魚,就大設罟網捕魚,王固用佛法禱告,于是一條魚也沒有捕到。

            王固的兒子王寬,官做到司徒左長史、侍中.

            孔奐字休文,會稽山陰人。曾祖父孔璘之,在齊朝任左民尚書、吳興太守。祖父孔臶,任太子舍人、尚書三公郎。父親孔稚孫,在梁朝任寧遠枝江公主簿、無錫縣令。

            孔奐才幾歲時就成了孤兒,為叔父孔虔孫所撫養。他愛好學習,善于寫文章,經書史籍諸子百家的著作,沒有不通曉涉獵的。沛國人劉顯當時號稱學問淵博,每次和孔奐一起討論,對他深為贊嘆佩服,便拉著孔奐的手說:“從前蔡伯喈的古代典籍都給了王仲宣,我則希望做那個蔡晝,您可以做工壓而不必有愧?!彼車宜2氐臅?,不久就贈給孔奐。

            州中薦舉王速為秀才,他考試得到優秀成績。以任命為揚州主簿、宣惠湘東王行參軍起家,都沒有就任。又任命為鎮西湘束王外兵參軍,調入朝廷任尚書倉部郎中,升任儀曹侍郎。當時左民郎沈炯為匿名信所誹謗,將陷于重罪。事情牽連到臺閣大臣,人們心中感到憂慮恐懼,壬速在朝廷議論時申辯此事,終于得以弄明白。且屋尹魚董主容因為王乙魚剛正,請求將他補為功曹史。調出朝廷任南昌侯相,正遇侯景叛亂,沒有赴任。

            京城失陷,朝廷官員都被拘禁。有人推薦孔奐給叛賊統帥侯子鑒,侯子鑒下令解除拘禁,優厚地對待他,命令他掌管書記職務。當時侯景的軍士都肆意逞其兇威,侯子鑒是侯景的心腹親信,委任又重,朝廷官員見到他的人,沒有不卑躬屈膝的,惟獨孑奐傲然自若,不曾顯得卑下。有人勸諫孔奐說:“現在是亂世,人們都想茍且以求得免除禍害,獯羯沒有知識,難道可以用道義對抗他們?”孔奐說:“我的性命還存在,雖未能去死,難道可以取媚于兇惡的丑類,以求得保全性命嗎?”當時賊徒剝削掠奪男人和女子,拘禁逼迫士人和庶民,孔奐總是保護他們,得以保全而度過危難的人非常多。

            不久遭遇母親去世的不幸,孔奐居喪哀傷的程度超過了禮制的規范。當時天下死喪禍亂,人們都不能服滿三年的喪期,衹有孑和吳國人張種,在寇賊禍亂的環境中堅守禮法制度,都以盡孝著稱。

            到侯景被平定,司徒王僧辯先下征召的文書,引進孔奐任左西曹掾,又任命為丹陽尹丞。梁元帝在荊州登上帝位,征召孔奐和沈炯命令他們一起西上,王僧辯接連不止一次上書朝廷請求留下他們。梁元帝親手寫詔書回答王僧辯說:“孔、沈兩位士人,現在暫且從王公處借用?!彼麨槌⑺粗鼐拖襁@樣。于是任命為太尉從事中郎。王僧辯任揚州刺史,又將孔奐補為揚州治中從事史。當時侯景剛被平定,每件事都在創始階段,舊日的典章制度,沒有保存下來的,孑L奐見聞廣博強于記憶,辨別清楚典故出處,問題沒有不知道的,禮節制度體制格式,呈送皇上的章奏和書札,都出于孔奐。

            高祖擔任宰相,任命孔奐為司徒右長史,升任給事黃門侍郎。齊朝派遣東方老、蕭軌等前來侵犯,敵軍到了后湖,都城騷亂,通往四方的道路又被堵塞隔斷,糧食運輸不能跟上,三軍取用供給,衹在京城,于是任命孔奐為貞威將軍、建康縣令。當時接連幾年戰亂,百姓的家庭人口流離喪失,強大的敵人忽然來到,沒有地方征集糧食,高祖限定日期進行決戰,于是命令孔奐多做麥飯,用荷葉包裹麥飯,一夜之間,做得幾萬包,軍人天明時吃完,丟下多余的麥飯,因此而能決戰,于足大敗敵人。

            高祖接受禪讓后,孔奐升任太子中庶子。永定二年,任命為晉陵太守。晉陵自從宋、齊以來,一直就是大郡,雖經過敵寇的侵擾,還是保全了富庶,前后擔任郡中太守的大多進行兇惡的掠奪,孔奐以清白自守,妻和子都不到他任官的地方,孔奐衹用一只船來到郡中,所得的官俸,隨即分送救濟孤兒寡婦,郡中的人非常高興,給孔奐一個名稱叫做“神君”。曲阿的一個富人殷綺,見孔奐的生活儉節樸素,便饋贈一件衣服,一具氈被??讑J說:“太守身有優厚的俸祿,怎么會不能備辦這些,但百姓生活有不足,不容我獨自享受溫飽呀。有勞您深厚的情意,希望不要麻煩?!?/p>

            起初,世祖在吳中,聽說孔奐擅長政務,到登上帝位后,征召他任御史中丞,領揚州大中正??讑J性情剛直,善于掌握道理,多次舉發彈劾官員的過失,朝廷上人們非常敬畏他??讑J能深入地通曉治理國事的根本,每次陳述奏進,皇上沒有不說好的,各個部門積滯的事務,都交給孔奐判決??讑J升任散騎常侍,領步兵校尉,任中書舍人,掌管詔誥的撰寫,任揚、束揚兩個州的大中正。天嘉四年,重新任命為御史中丞,接著任五兵尚書,常侍、中正的職務依舊擔任。當時世祖生病,尚書省各種事情,都命令仆射到仲舉和孔奐共同決定。到世祖病重,孔奐和高宗以及到仲舉加上吏部尚書袁樞、中書舍人劉師知等入宮侍候醫藥。世祖曾經對孔奐等人說:“現在三方鼎足對峙,生民不能得到治理太平無事,天下的事務重大,應當要一個成年的君主。朕要近則效法晉成,遠則尊崇殷法,你們必須遵守這個意旨?!辨軱奐便流淚哀嘆抽泣著對答:“陛下飲食失調而致病,不要太久就會痊愈康復,皇太子年紀正當興盛之時,圣人的品德日益提高,安成王以陛下弟弟的尊嚴,完全可成為周旦,輔導帝王主持國政,如果陛下有廢除皇太子另立繼承人的想法,臣等竭盡忠誠而不明事理,不敢聽從詔令?!笔雷嬲f:“古代直道而行的遣風,又在你身上看到了?!碧炜翟?,便任用孔奐為太子詹事,兩個州中正的職務依舊擔任。

            世祖崩,廢帝登位,任命為散騎常侍、國子祭酒。光大二年,調出朝廷任信武將軍、南中郎塵樂侯長史、尋陽太守,管理江州政事。高宗登位,加封號仁威將軍、云麾始興王長史,其余職務都依舊擔任??讑J在任職中清廉儉約,許多政務有所改正,高宗賞識他,賜給米五百斛,并且多次下達詔令心意深厚地給予慰勞問候。太建三年,征召到朝廷任度支尚書,領右軍將軍。太建五年,改為領太子中庶子,和左仆射徐陵共同參與掌管尚書五條事。太建六年,升任吏部尚書?;ㄆ吣?,加官散騎常侍。太建八年,改為加官侍中。當時有事往北進行征討,用武力征服淮、回,途、逸等地方首領,投降歸附的接連不斷,分封賞賜選拔任用的工作,雜亂重疊,孔奐應接推薦,門前沒有停留的賓客。加以明識人物,熟悉眾多的氏族,凡是孔奐甄別而薦舉使用的人才,士大夫們沒有不喜悅佩服的。

            王魚性情耿直,拒絕私相囑托,雖有皇儲身份的尊嚴,公侯地位的顯貴,涉及到感情沉湎其中的事,終究不為身份地位尊嚴顯貴的人所屈服。垣璽王陳叔陵在周業時,屢次婉言請托擔任有關職務的官員,堅持請求任宰相重臣??讑J說:“臺輔三公的職務,本來依據道德標準選擇任用,未必就是皇室宗支?!币虼烁呗晫Ω咦诒砻?。直塞說:“蛆璺王怎么希望出任宰相,況且朕的兒子擔任宰相,必須在鄱陽王擔任此職之后?!比蓧櫿f:“臣的看法,也如同圣上的旨意?!眥鱸當時在東宮,想任用江總為太子詹事,命令管記陸逾告訴壬L兔造件事。王乙色對陸逾說:“絲塑有、墜機的文采,然而沒有東園公、綺里垂的德行,輔正太子,我私下認為有困難?!标懹獍淹跛俚脑捀嬖V厘圭,籃王深以為恨,于是自己在直塞跟前說明。直塞將要同意造件事,孔奐便進言說:“遼纏衹是文章華麗的人,現在皇太子文華并不缺少,難道要藉助于江總!按照臣愚拙的看法,希望選用敦厚穩重的人才,用他擔任輔佐引導的職責?!备咦谡f:“就按照您說的,誰適合擔任這個職務?”孔奐說:“都官尚書王廓,世代有美德,心性敦厚聰慧,可以擔任這個職務?!焙笾鳟敃r也在旁邊,于是說:“王廓是王泰的兒子,不可以擔任太子詹事?!笨讑J又進言說:“宋朝范暈就是范泰的兒子,也擔任太子詹事,前代用人不疑?!焙笾鲌猿譅庌q這件事,高宗最終任用江總為太子詹事,孔奐因此違背了皇帝的意旨。他的耿直就像這樣。

            起初,后主想任用他私心寵信的人做官,因而囑托孔奐,孑乙奐不聽從。到右仆射陸繕升職時,高宗想任用孔奐為右仆射,已經草擬完詔書,被后主所阻止,便不執行。太建九年,升任侍中、中書令、領左驍騎將軍、揚束揚豐三個州的大中正。太建十一年,轉任太常卿,侍中、中正的職務依舊擔任。太建十四年,升任散騎常侍、金紫光祿大夫,領前軍將軍,尚未就任,改為領弘范宮衛尉。至德元年去世,當時年紀七十歲。贈給散騎常侍的官銜,本來的官銜依舊保存。有著作集十五卷,彈文四卷。

            孔奐有兒子紹薪、紹忠??捉B忠字孝揚,也有才能學問,官做到太子洗馬、儀同鄱陽王東曹掾。

            蕭允字叔佐,蘭陵人。曾祖父蕭思話,在宋朝任征西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尚書右仆射,封陽穆公的爵位。祖父蕭惠蓓,任散騎常侍、太府卿、左民尚書。父親蕭介,任梁朝侍中、都官尚書。

            躉龕少年就為時人所知,風度神情莊重脫俗,通達有見識,形貌舉止寬容含蓄,行動合乎規矩。以出任邵陵王法曹參軍起家,轉任湘東王主簿,升任太子洗馬。侯景攻陷臺城后,百官逃散,蕭允獨自整理衣冠坐在宮廷別屋中,侯景的軍人敬仰而沒有逼迫他。接著蕭允出來居住在京旦。當時寇賊縱橫,百姓驚擾震動,士大夫世家大族,四出逃散,蕭允獨自不走。有人間他原因,蕭允回答說:“性命的道理,自有一定的緣分,難道可以逃走而避免禍害嗎?衹是患難的產生,都產生于求利,如果不求利,禍害從何處產生?現在百姓爭著想振臂而起論定大功,一句話而獲取卿相的職位,對于一個書生還有什么事呢?莊周所說的畏影避跡,我不會這樣做的?!庇谑情]門靜處,兩日衹吃一日的糧食,終于免除了患難。

            侯景被平定后,高祖鎮守南徐州,用書信召他前往,蕭允又以有病推辭。永定年中,侯安都任南徐州刺史,親自造訪他的住所,以表明長幼之間的尊敬。天嘉三年,征召入朝任太子庶子。玉臺三年,任命為棱威將軍、晝陽尹丞。天嘉五年,兼任侍中,出使于北周,回到朝廷任命為中書侍郎、大匠卿。

            高宗登位后,升任黃門侍郎。太建五年,調出朝廷任安前晉安王長史。太建六年,晉安王任盧速業刺史,蘆龕又任置叁王長史。當時置室王尚年少,沒有親自管理民政事務,因此委托蕭允代理府州政事。調入朝廷任光祿卿。蕭允性情敦厚穩重,不曾以榮譽利益牽涉胸懷。到晉安王出鎮翅業時,又堅持要帶蓋壘同去,蘆壘少年時和蔡景歷友好,墓星歷的兒子墓征有尊敬父親朋友的修養,聽到蘆盒將要遠行,于是拜訪蘆允說:“公年紀和德行都高,是國家的元老,安逸地坐守,早晚自會成為朝廷中分職治事的官署中的長官,為什么又要辛苦在外!”蕭允回答說:“已經許諾置耋玉,難道可以失信?!彼麑s耀勢利的淡泊就像這樣。

            至德三年,任命為中衛速童工長史,接連升任通直散騎常侍、光勝將軍、司徒左長史、安德宣少府。鎮衛鄱陽王出鎮盒稽時,蓋龕又任長史,兼任盒擅郡丞。赴任途中行經延陵的季子廟時,蕭龕備辦蘋藻前往祭祀,作為不同時代的朋友,寫詩以敘述自己的心意,辭理高潔典雅。后圭曾經問藍堂說:“你們父子兩代和蕭允互相了解,此公志節操行怎樣?”蔡征說:“他這人清凈虛無深遠,幾乎不可推測度量,至于他的文章,可以得到而加以評論?!币蚨鴮笾骼收b蕭允的詩,壘王聽了嘆賞很久。這年任命為光祿大夫。

            到隋朝軍隊渡過長江后,蕭允遷居于關右。這時朝廷官員到墾塞的人,按例都授予官職,衹有蘆盒和尚書仆射謝地以年老有病推辭,墮塞童認為他們講道義,都優厚地賜給錢帛。不久因病在墾室去世,當時年紀八十四歲。弟弟叫蘆型。

            蕭引字叔休。為人端干正直有才識和度量,看上去矜持莊重,雖是倉猝之間,做事必按法律制度。天性聰慧敏達,博學,擅長做文章。脫去平民布衣穿上官服出任著作佐郎,轉任西昌侯儀同府主簿。侯景叛亂時,梁元帝任荊州刺史,朝廷官員大多前往歸附他。蕭引說:“諸王盡力爭奪,禍患剛開始,今日逃難,不是選擇君主的時候。我家兩代有人做過始興郡的地方長官,留下的慈惠及于后世還在百姓中,正可前往南邊以保存家門?!庇谑呛偷艿苁捦约白谧逵H屬等一百余人逃往嶺表。當時始興人歐陽愿任衡州刺史,蘆型前往依附。歐陽頓后來調任盧業刺史,病死,歐陽愿的兒子歐陽紇統領他的部眾。蕭引常懷疑歐陽紇有異心,因而加以規勸糾正,因此兩人在情禮上漸漸疏遠。到歐陽紇興兵造反,當時京都籍的士人岑之敬、公孫挺等一起都惶恐害怕,衹有蕭引安然如故,對岑之敬等說:“管幼窒、室墮型也衹是安坐哩。君子修身以申明道理,使自己正直以顯操行和道義,還有什么可憂慮畏懼的呢?”到章昭達平定番禺后,蕭引才往北回來。高宗召見蕭引詢問嶺表的事情,蕭引完整地陳述了事情始末,高宗十分喜悅,即日任命蕭引為金部侍郎。

            蕭引擅長隸書,為當時的人所推重。高宗曾披板他所奏之事,指著蕭引的署名說:“逭字筆勢翩翩,像鳥要飛起來?!笔捯乐x說:“這是陛下借給它羽毛哩?!备咦谟謱κ捯f:“我常有氣忿,看見你那種心情便會解釋消除,為什么呢?”蔻圣說:“這自是陛下不遷怒于他人,臣哪襄和這恩惠有關系?!碧ㄆ吣?,加官戎昭將軍。太建九年,任命為中衛始興王諮議參軍,兼任金部侍郎。

            蕭引性格坦率耿直,不媚事權貴,皇帝身邊的近臣,不曾去拜訪,高宗常要提拔任用他,總被當權的人阻礙。到呂梁之戰全軍覆滅,軍需儲備空虛匱乏,于是轉而任用蕭引為庫部侍郎,掌管制造弓弩稍箭等事。蕭引在職一年,而器械充足。多次加官為中書侍郎、貞威將軍、黃門郎。太建十二年,吏部侍郎一職空缺,有關官員屢次舉薦王寬、謝燮等人,高宗都不用,而是親自下詔令任用蕭引。

            當時廣州刺史馬靖在嶺表非常得人心,而且軍隊精強干練,每年深入俚洞,又有幾次戰功,朝廷和民間產生了許多異議。高宗因為蕭引熟悉嶺外情況,就派蕭引去看馬靖,觀察他的舉措,委婉地令他送人質。蕭引奉密旨南行,對外托辭是監督接受南方少數民族為贖罪繳納的財物。已到番禺,馬靖就領悟了高宗旨意,遣送全部兒子和弟弟去都城做人質。返回至瀨水時,高宗崩,后主登位,改任蕭引為中庶子,因為有病離開官職。第二年,京城裹出現許多盜賊,于是又起用蕭引為貞威將軍、建康縣令。

            當時宮殿內的隊主吳瓏,以及宦官李善度、藍膽顯等人多次有所請托,蓋型都不準許。蓋型同宗族的子弟蕭密當時任黃門郎,規勸蕭引說:“李、蔡的勢力,在位的官員都畏懼,也應該稍微為自身著想?!笔捯f:“我立身處世,自有主次,難道能為李、蔡改變操行。就是使他們不舒服,不過解除我的職務罷了?!眳黔嚲谷粚懩涿?,李、蔡為此作證,蕭引獲罪免除官職,死于家中,當時年紀五十八歲。他的兒子蕭德言,非常有名為當世所知。

            蕭引同宗族的子弟,大多因為操行與道義而為世人所知。弟弟蕭彤,因為恬靜好學,官做到太子中庶子、南康王長史。蕭密字士機,幼年時就聰明敏達,博學擅長撰寫文章。祖父蕭琛,在顰邀任特進。父親蘆游,任少府卿。蘆蜜在立建八年,兼任散騎常侍,出使于齊朝。歷任黃門侍郎、太子中庶子、散騎常侍。

            史臣曰:謝、王、巫、蓋,都以心地潔凈不受外物干擾為作風,善于藝文禮樂而流傳著好名聲,雖然經歷許多艱難,終于能夠成名??讑J正直為公,杰出的舉措振動習俗,審察他做事,則直道而行有古之遣風呀。王固一向蔬果粗食心神怡悅,這是超出世俗的人,尚且招致阻礙而被黜免官職,有被殺害的恐懼。于是知道了上官桀、博陸侯霍光的權柄勢力,閻顥、鄧鷺、梁冀、竇憲的震動作用,真可怕啊!

          陳書簡介

            《陳書》是一本紀傳體史書,唐朝人姚思廉所著,凡三十六卷,記南朝陳朝史。記載自陳武帝陳霸先即位至陳后主陳叔寶亡國前后三十三年間的史實,成書于貞觀十年(636年)。

          陳書·卷十五列傳原文

            謝哲 蕭乾 謝嘏 張種 王固 孔奐 蕭允 弟引

            謝哲,字穎豫,陳郡陽夏人也。祖朏,梁司徒。父譓,梁右光祿大夫。哲美風 儀,舉止醞藉,而襟情豁然,為士君子所重。起家梁秘書郎,累遷廣陵太守。侯景 之亂,以母老因寓居廣陵,高祖自京口渡江應接郭元建,哲乃委質,深被敬重。高 祖為南徐州刺史,表哲為長史。荊州陷,高祖使哲奉表于晉安王勸進。敬帝承制征 為給事黃門侍郎,領步兵校尉。貞陽侯僭位,以哲為通直散騎常侍,侍東宮。敬帝 即位,遷長兼侍中。高祖受命,遷都官尚書、豫州大中正、吏部尚書。出為明威將 軍、晉陵太守,入為中書令。世祖嗣位,為太子詹事。出為明威將軍、衡陽內史, 秩中二千石。遷長沙太守,將軍、加秩如故。還除散騎常侍、中書令。廢帝即位, 以本官領前將軍。高宗為錄尚書,引為侍中、仁威將軍、司徒左長史。未拜,光大 元年卒,時年五十九。贈侍中、中書監,謚康子。

            蕭乾,字思惕,蘭陵人也。祖嶷,齊丞相豫章文獻王。父子范,梁秘書監。乾 容止雅正,性恬簡,善隸書,得叔父子云之法。年九歲,召補國子《周易》生,梁 司空袁昂時為祭酒,深敬重之。十五,舉明經。釋褐東中郎湘東王法曹參軍,遷太 子舍人。建安侯蕭正立出鎮南豫州,又板錄事參軍。累遷中軍宣城王中錄事諮議參 軍。侯景平,高祖鎮南徐州,引乾為貞威將軍、司空從事中郎。遷中書侍郎、太子 家令。

            永定元年,除給事黃門侍郎。是時熊曇朗在豫章,周迪在臨川,留異在東陽, 陳寶應在建、晉,共相連結,閩中豪帥,往往立砦以自保,高祖甚患之,乃令乾往 使,諭以逆順,并觀虛實。將發,高祖謂乾曰:“建、晉恃險,好為奸宄,方今天 下初定,難便出兵。昔陸賈南征,趙佗歸順,隨何奉使,黥布來臣,追想清風,仿 佛在目。況卿坐鎮雅俗,才高昔賢,宜勉建功名,不煩更勞師旅?!鼻戎?,曉以 逆順,所在渠帥并率部眾開壁款附。其年,就除貞威將軍、建安太守。

            天嘉二年,留異反,陳寶應將兵助之,又資周迪兵糧,出寇臨川,因逼建安。 乾單使臨郡,素無士卒,力不能守,乃棄郡以避寶應。時閩中守宰,并為寶應迫脅, 受其署置,乾獨不為屈,徙居郊野,屏絕人事。及寶應平,乃出詣都督章昭達,昭 達以狀表聞,世祖甚嘉之,超授五兵尚書。光大元年卒,謚曰靜子。

            謝嘏,字含茂,陳郡陽夏人也。祖,齊金紫光祿大夫。父舉,梁中衛將軍、開 府儀同三司。嘏風神清雅,頗善屬文。起家梁秘書郎,稍遷太子中庶子,掌東宮管 記,出為建安太守。侯景之亂,嘏之廣州依蕭勃,承圣中,元帝征為五兵尚書,辭 以道阻,轉授智武將軍。蕭勃以為鎮南長史、南海太守。勃敗,還至臨川,為周迪 所留。久之,又度嶺之晉安依陳寶應,世祖前后頻召之,嘏崎嶇寇虜,不能自拔。 及寶應平,嘏方詣闕,為御史中丞江德藻所舉劾,世祖不加罪責,以為給事黃門侍 郎。尋轉侍中,天康元年,以公事免,尋復本職。光大元年,為信威將軍、中衛始 興王長史。遷中書令、豫州大中正、都官尚書,領羽林監,中正如故。太建元年卒, 贈侍中、中書令,謚曰光子。有文集行于世。

            二子儼、伷。儼官至散騎常侍、侍中、御史中丞、太常卿,出監東揚州。禎明 二年卒于會稽,贈中護軍。

            張種,字士苗,吳郡人也。祖辯,宋司空右長史、廣州刺史。父略,梁太子中 庶子、臨海太守。種少恬靜,居處雅正,不妄交游,傍無造請,時人為之語曰: “宋稱敷、演,梁則卷、充。清虛學尚,種有其風?!笔肆和醺ú?,遷外兵參軍, 以父憂去職。服闋,為中軍宣城王府主簿。種時年四十馀,家貧,求為始豊令,入 除中衛西昌侯府西曹掾。時武陵王為益州刺史,重選府僚,以種為征西東曹掾,種 辭以母老,抗表陳請,為有司所奏,坐黜免。

            侯景之亂,種奉其母東奔,久之得達鄉里。俄而母卒,種時年五十,而毀瘠過 甚,又迫以兇荒,未獲時葬,服制雖畢,而居處飲食,恒若在喪。及景平,司徒王 僧辯以狀奏聞,起為貞威將軍、治中從事史,并為具葬禮,葬訖,種方即吉。僧辯 又以種年老,傍無胤嗣,賜之以妾,及居處之具。

            貞陽侯僭位,除廷尉卿、太子中庶子。敬帝即位,為散騎常侍,遷御史中丞, 領前軍將軍。高祖受禪,為太府卿。天嘉元年,除左民尚書。二年,權監吳郡,尋 征復本職。遷侍中,領步兵校尉,以公事免,白衣兼太常卿,俄而即真。廢帝即位, 加領右軍將軍,未拜,改領弘善宮衛尉,又領揚、東揚二州大中正。高宗即位,重 為都官尚書,領左驍騎將軍,遷中書令,驍騎、中正并如故。以疾授金紫光祿大夫。

            種沈深虛靜,而識量宏博,時人皆以為宰相之器。仆射徐陵嘗抗表讓位于種曰: “臣種器懷沈密,文史優裕,東南貴秀,朝庭親賢,克壯其猷,宜居左執?!逼錇?時所推重如此。太建五年卒,時年七十,贈特進,謚曰元子。

            種仁恕寡欲,雖歷居顯位,而家產屢空,終日晏然,不以為病。太建初,女為 始興王妃,以居處僻陋,特賜宅一區,又累賜無錫、嘉興縣侯秩。嘗于無錫見有重 囚在獄,天寒,呼出曝日,遂失之,世祖大笑,而不深責。有集十四卷。

            種弟棱,亦清靜有識度,官至司徒左長史,太建十一年卒,時年七十,贈光祿 大夫。

            種族子稚才,齊護軍沖之孫。少孤介特立,仕為尚書金部郎中。遷右丞,建康 令、太府卿、揚州別駕從事史,兼散騎常侍。使于周,還為司農、廷尉卿。所歷并 以清白稱。

            王固,字子堅,左光祿大夫通之弟也。少清正,頗涉文史,以梁武帝甥封莫口 亭侯。舉秀才。起家梁秘書郎,遷太子洗馬,掌東宮管記,丁所生母憂去職。服闋, 除丹陽尹丞。侯景之亂,奔于荊州,梁元帝承制以為相國戶曹屬,掌管記。尋聘于 西魏,魏人以其梁氏外戚,待之甚厚。承圣元年,遷太子中庶子,尋為貞威將軍、 安南長史、尋陽太守。荊州陷,固之鄱陽,隨兄質度東嶺,居信安縣。紹泰元年, 征為侍中,不就。永定中,移居吳郡。世祖以固清靜,且欲申以婚姻。天嘉二年, 至都,拜國子祭酒。三年,遷中書令。四年,又為散騎常侍、國子祭酒。其年,以 固女為皇太子妃,禮遇甚重。

            廢帝即位,授侍中、金紫光祿大夫。時高宗輔政,固以廢帝外戚,妳媼恒往來 禁中,頗宣密旨,事泄,比將伏誅,高宗以固本無兵權,且居處清潔,止免所居官, 禁錮。

            太建二年,隨例為招遠將軍、宣惠豫章王諮議參軍。遷太中大夫、太常卿、南 徐州大中正。七年,卒官,時年六十三。贈金紫光祿大夫。喪事所須,隨由資給。 至德二年改葬,謚曰恭子。

            固清虛寡欲,居喪以孝聞。又崇信佛法,及丁所生母憂,遂終身蔬食,夜則坐 禪,晝誦佛經,兼習《成實論》義,而于玄言非所長。嘗聘于西魏,因宴饗之際, 請停殺一羊,羊于固前跪拜。又宴于昆明池,魏人以南人嗜魚,大設罟網,固以佛 法咒之,遂一鱗不獲。

            子寬,官至司徒左史、侍中。

            孔奐,字休文,會稽山陰人也。曾祖琇之,齊左民尚書、吳興太守。祖臶,太 子舍人、尚書三公郎。父稚孫,梁寧遠枝江公主簿、無錫令。奐數歲而孤,為叔父 虔孫所養。好學,善屬文,經史百家,莫不通涉。沛國劉顯時稱學府,每共奐討論, 深相嘆服,乃執奐手曰:“昔伯喈墳素悉與仲宣,吾當希彼蔡君,足下無愧王氏?!?所保書籍,尋以相付。

            州舉秀才,射策高第。起家揚州主簿、宣惠湘東王行參軍,并不就。又除鎮西 湘東王外兵參軍,入為尚書倉部郎中,遷儀曹侍郎。時左民郎沈炯為飛書所謗,將 陷重辟,事連臺閣,人懷憂懼,奐廷議理之,竟得明白。丹陽尹何敬容以奐剛正, 請補功曹史。出為南昌侯相,值侯景亂,不之官。

            京城陷,朝士并被拘縶,或薦奐于賊帥侯子鑒,子鑒命脫桎梏,厚遇之,令掌 書記。時景軍士悉恣其兇威,子鑒景之腹心,委任又重,朝士見者,莫不卑俯屈折, 奐獨敖然自若,無所下?;蛑G奐曰:“當今亂世,人思茍免,獯羯無知,豈可抗之 以義?”奐曰:“吾性命有在,雖未能死,豈可取媚兇丑,以求全乎?”時賊徒剝 掠子女,拘逼士庶,奐每保持之,得全濟者甚眾。

            尋遭母憂,哀毀過禮。時天下喪亂,皆不能終三年之喪,唯奐及吳國張種,在 寇亂中守持法度,并以孝聞。

            及景平,司徒王僧辯先下辟書,引奐為左西曹掾,又除丹陽尹丞。梁元帝于荊 州即位,征奐及沈炯并令西上,僧辯累表請留之。帝手敕報僧辯曰:“孔、沈二士, 今且借公?!逼錇槌⑺厝绱?。仍除太尉從事中郎。僧辯為揚州刺史,又補揚州 治中從事史。時侯景新平,每事草創,憲章故事,無復存者,奐博物強識,甄明故 實,問無不知,儀注體式,箋表書翰,皆出于奐。

            高祖作相,除司徒右長史,遷給事黃門侍郎。齊遣東方老、蕭軌等來寇,軍至 后湖,都邑搔擾,又四方壅隔,糧運不繼,三軍取給,唯在京師,乃除奐為貞威將 軍、建康令。時累歲兵荒,戶口流散,勍敵忽至,征求無所,高祖克日決戰,乃令 奐多營麥飯,以荷葉裹之,一宿之間,得數萬裹,軍人旦食訖,棄其馀,因而決戰, 遂大破賊。

            高祖受禪,遷太子中庶子。永定二年,除晉陵太守。晉陵自宋、齊以來,舊為 大郡,雖經寇擾,猶為全實,前后二千石多行侵暴,奐清白自守,妻子并不之官, 唯以單船監郡,所得秩俸,隨即分贍孤寡,郡中大悅,號曰“神君”。曲阿富人殷 綺,見奐居處素儉,乃餉衣一襲,氈被一具。奐曰:“太守身居美祿,何為不能辦 此,但民有未周,不容獨享溫飽耳。勞卿厚意,幸勿為煩?!?

            初,世祖在吳中,聞奐善政,及踐祚,征為御史中丞,領揚州大中正。奐性剛 直,善持理,多所糾劾,朝廷甚敬憚之。深達治體,每所敷奏,上未嘗不稱善,百 司滯事,皆付奐決之。遷散騎常侍,領步兵校尉,中書舍人,掌詔誥,揚、東揚二 州大中正。天嘉四年,重除御史中丞,尋為五兵尚書,常侍、中正如故。時世祖不 豫,臺閣眾事,并令仆射到仲舉共奐決之。及世祖疾篤,奐與高宗及仲舉并吏部尚 書袁樞、中書舍人劉師知等入侍醫藥。世祖嘗謂奐等曰:“今三方鼎峙,生民未乂, 四海事重,宜須長君。朕欲近則晉成,遠隆殷法,卿等須遵此意?!眾J乃流涕歔欷 而對曰:“陛下御膳違和,痊復非久,皇太子春秋鼎盛,圣德日躋,安成王介弟之 尊,足為周旦,阿衡宰輔,若有廢立之心,臣等愚誠,不敢聞詔?!笔雷嬖唬骸肮?之遺直,復見于卿?!碧炜翟?,乃用奐為太子詹事,二州中正如故。

            世祖崩,廢帝即位,除散騎常侍、國子祭酒。光大二年,出為信武將軍、南中 郎康樂侯長史、尋陽太守,行江州事。高宗即位,進號仁威將軍、云麾始興王長史, 馀并如故。奐在職清儉,多所規正,高宗嘉之,賜米五百斛,并累降敕書殷勤勞問。 太建三年,征為度支尚書,領右軍將軍。五年,改領太子中庶子,與左仆射徐陵參 掌尚書五條事。六年,遷吏部尚書。七年,加散騎常侍。八年,改加侍中。時有事 北討,克復淮、泗,徐、豫酋長,降附相繼,封賞選敘,紛紜重疊,奐應接引進, 門無停賓。加以鑒識人物,詳練百氏,凡所甄拔,衣冠縉紳,莫不悅伏。

            性耿介,絕請托,雖儲副之尊,公侯之重,溺情相及,終不為屈。始興王叔陵 之在湘州,累諷有司,固求臺鉉。奐曰:“袞章之職,本以德舉,未必皇枝?!币?抗言于高宗。高宗曰:“始興那忽望公,且朕兒為公,須在鄱陽王后?!眾J曰: “臣之所見,亦如圣旨?!焙笾鲿r在東宮,欲以江總為太子詹事,令管記陸瑜言之 于奐。奐謂瑜曰:“江有潘、陸之華,而無園、綺之實,輔弼儲宮,竊有所難?!?瑜具以白后主,后主深以為恨,乃自言于高宗。高宗將許之,奐乃奏曰:“江總文 華之人,今皇太子文華不少,豈藉于總!如臣愚見,愿選敦重之才,以居輔導?!?帝曰:“即如卿言,誰當居此?”奐曰:“都官尚書王廓,世有懿德,識性敦敏, 可以居之?!焙笾鲿r亦在側,乃曰:“廓王泰之子,不可居太子詹事?!眾J又奏曰: “宋朝范曄即范泰之子,亦為太子詹事,前代不疑?!焙笾鞴虪幹?,帝卒以總為詹 事,由是忤旨。其梗正如此。

            初,后主欲官其私寵,以屬奐,奐不從。及右仆射陸繕遷職,高宗欲用奐,已 草詔訖,為后主所抑,遂不行。九年,遷侍中、中書令、領左驍騎將軍、揚、東揚、 豊三州大中正。十一年,轉太常卿,侍中、中正并如故。十四年,遷散騎常侍、金 紫光祿大夫,領前軍將軍,未拜,改領弘范宮衛尉。至德元年卒,時年七十。贈散 騎常侍,本官如故。有集十五卷,彈文四卷。

            子紹薪、紹忠。紹忠字孝揚,亦有才學,官至太子洗馬、儀同鄱陽王東曹掾。

            蕭允,字叔佐,蘭陵人也。曾祖思話,宋征西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尚書右仆 射,封陽穆公。祖惠蒨,散騎常侍、太府卿、左民尚書。父介,梁侍中、都官尚書。 允少知名,風神凝遠,通達有識鑒,容止醞藉,動合規矩。起家邵陵王法曹參軍, 轉湘東王主簿,遷太子洗馬。侯景攻陷臺城,百僚奔散,允獨整衣冠坐于宮坊,景 軍人敬而弗之逼也。尋出居京口。時寇賊縱橫,百姓波駭,衣冠士族,四出奔散, 允獨不行。人問其故,允答曰:“夫性命之道,自有常分,豈可逃而獲免乎?但患 難之生,皆生于利,茍不求利,禍從何生?方今百姓爭欲奮臂而論大功,一言而取 卿相,亦何事于一書生哉?莊周所謂畏影避跡,吾弗為也?!蹦碎]門靜處,并日而 食,卒免于患。

            侯景平后,高祖鎮南徐州,以書召之,允又辭疾。永定中,侯安都為南徐州刺 史,躬造其廬,以申長幼之敬,天嘉三年,征為太子庶子。三年,除棱威將軍、丹 陽尹丞。五年,兼侍中,聘于周,還拜中書侍郎、大匠卿。高宗即位,遷黃門侍郎。 五年,出為安前晉安王長史。六年,晉安王為南豫州,允復為王長史。時王尚少, 未親民務,故委允行府州事。入為光祿卿。允性敦重,未嘗以榮利干懷。及晉安出 鎮湘州,又苦攜允,允少與蔡景歷善,景歷子徵修父黨之敬,聞允將行,乃詣允曰: “公年德并高。國之元老,從容坐鎮,旦夕自為列曹,何為方復辛苦在外!”允答 曰:“已許晉安,豈可忘信?!逼涮裼跇s勢如此。

            至德三年,除中衛豫章王長史,累遷通直散騎常侍、光勝將軍、司徒左長史、 安德宮少府。鎮衛鄱陽王出鎮會稽,允又為長史,帶會稽郡丞。行經延陵季子廟, 設萍藻之薦,托為異代之交,為詩以敘意,辭理清典。后主嘗問蔡徵曰:“卿世與 蕭允相知,此公志操何如?”徵曰:“其清虛玄遠,殆不可測,至于文章,可得而 言?!币蛘b允詩以對,后主嗟賞久之。其年拜光祿大夫。

            及隋師濟江,允遷于關右。是時朝士至長安者,例并授官,唯允與尚書仆射謝 伷辭以老疾,隋文帝義之,并厚賜錢帛。尋以疾卒于長安,時年八十四。弟引。

            引字叔休。方正有器局,望之儼然,雖造次之間,必由法度。性聰敏,博學, 善屬文。釋褐著作佐郎,轉西昌侯儀同府主簿。侯景之亂,梁元帝為荊州刺史,朝 士多往歸之。引曰:“諸王力爭,禍患方始,今日逃難,未是擇君之秋。吾家再世 為始興郡,遺愛在民,正可南行以存家門耳?!庇谑桥c弟彤及宗親等百馀人奔嶺表。 時始興人歐陽頠為衡州刺史,引往依焉。頠后遷為廣州,病死,子紇領其眾。引每 疑紇有異,因事規正,由是情禮漸疏。及紇舉兵反,時京都士人岑之敬、公孫挺等 并皆惶駭,唯引恬然,謂之敬等曰:“管幼安、袁曜卿亦但安坐耳。君子正身以明 道,直己以行義,亦復何憂懼乎?”及章昭達平番禺,引始北還。高宗召引問嶺表 事,引具陳始末,帝甚悅,即日拜金部侍郎。

            引善隸書,為當時所重。高宗嘗披奏事,指引署名曰:“此字筆勢翩翩,似鳥 之欲飛?!币x曰:“此乃陛下假其羽毛耳?!庇种^引曰:“我每有所忿,見卿輒 意解,何也?”引曰:“此自陛下不遷怒,臣何預此恩?!碧ㄆ吣?,加戎昭將軍。 九年,除中衛始興王咨議參軍,兼金部侍郎。

            引性抗直,不事權貴,左右近臣無所造請,高宗每欲遷用,輒為用事者所裁。 及呂梁覆師,戎儲空匱,乃轉引為庫部侍郎,掌知營造弓弩槊箭等事。引在職一年, 而器械充牣。頻加中書侍郎、貞威將軍、黃門郎。十二年,吏部侍郎缺,所司屢舉 王寬、謝燮等,帝并不用,乃中詔用引。

            時廣州刺史馬靖甚得嶺表人心,而兵甲精練,每年深入俚洞,又數有戰功,朝 野頗生異議。高宗以引悉嶺外物情,且遣引觀靖,審其舉措,諷令送質。引奉密旨 南行,外托收督賧物。既至番禺,靖即悟旨,盡遣兒弟下都為質。還至贛水,而高 宗崩,后主即位,轉引為中庶子,以疾去官。明年,京師多盜,乃復起為貞威將軍、 建康令。

            時殿內隊主吳璡,及宦官李善度、蔡脫兒等多所請屬,引一皆不許。引族子密 時為黃門郎,諫引曰:“李、蔡之勢,在位皆畏憚之,亦宜小為身計?!币唬?“吾之立身,自有本末,亦安能為李、蔡改行。就令不平,不過解職耳?!眳黔\竟 作飛書,李、蔡證之,坐免官,卒于家,時年五十八。子德言,最知名。

            引宗族子弟,多以行義知名。弟彤,以恬靜好學,官至太子中庶子、南康王長 史。密字士機,幼而聰敏,博學有文詞。祖琛,梁特進。父游,少府卿。密太建八 年,兼散騎常侍,聘于齊。歷位黃門侍郎、太子中庶子、散騎常侍。

            史臣曰:謝、王、張、蕭,咸以清凈為風,文雅流譽,雖更多難,終克成名。 奐謇諤在公,英飆振俗,詳其行事,抑古之遺愛矣。固之蔬菲禪悅,斯乃出俗者焉, 猶且致絓于黜免,有懼于傾覆。是知上官、博陸之權勢,閻、鄧、梁、竇之震動, 吁可畏哉!

          展開全文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www.fanglefan.cn/guji/a198623f5e503aa85a638908.html

          久久综合久久爱香蕉网